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一日秋风一日疏

5已有 1377 次阅读  2022-08-31 10:36

回美国前听说初中老同学的父亲去年底突然去世。老人生前热衷养生,曾扬言“根据科学”他能活到120岁。他比我父母要大十来岁,去世时虚岁八十八,算高寿了。但对老同学,父母去世才仿佛揭开了隔离生死的幕布,让她直面死亡的深渊。

 

疫情这两年,相识去世的消息纷至沓来,让我有“故人恰似中庭树,一日秋风一日疏”之叹。仅这一年,过世的亲人有祖父、小舅,关系稍远一点的有高中老师、同学父亲,更远一点有父母的朋友、他们朋友的双亲等。逝者即使不熟,也都闻名已久。生命的逝去对外人也许只是引发浮生若梦的叹惋,给至亲带来的却是难以泯灭的长久痛楚。

 

父亲一位老领导的太太中风二十余年,一直由老先生和住家保姆照顾。生命最后几年老太太全靠鼻饲,几乎不与人交流。老先生说太太过世对她自己和家人都是解脱,然而依旧不能释怀,丧事后衰老很快。老同学父亲去世,吵吵闹闹相伴六十年的老伴也精神不济。同学特地接老母同住了一段,让她有事可做。之后老太太的重孙、重孙女出世,第四代依依膝下,心情才慢慢好转。

 

这些还都是可以预见的生老病死,疫情中英年早逝的例子给亲人带来的伤痛想必更深。每每在小区听到丧礼乐声奏响,看到花圈、纸钱,能体会亲人的哀恸,但也深知所有仪式都只为生者而设,让他们寄托哀思,求得慰藉。对死者而言,死亡给生命划下句号,一了百了,终归大化。且不论其他,这两三年的新冠疫情总该教会我们珍惜生命,活在当下,别让后悔来得太迟。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