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最后一次回外婆家

6已有 1845 次阅读  2020-03-14 08:28
        十四岁那年的夏天,和妈妈、弟弟一起去外婆家,在外婆家住了一个多星期,只吃了两次肉。一次是冬天留下的腊猪腿,炖当地的特有的大黄豆,美味极了。还有一次是家里养的两只鸡被农药毒死了,舅舅仔仔细细的整理干净,是焖的还是炒的不记得了。十几个人在一桌吃饭,瘦小的母鸡没夹两筷子就没了(在家里吃鸡都是腻得不想再吃了)。
         外婆家有个堂侄女才四岁,堂兄超生的,为了生这个孩子罚了不少钱,公职也没了。堂侄女长得圆圆胖胖,过来找我玩。她的头发乱糟糟的,我拿了梳子给她梳头,好不容易才梳开扎了两个小辫,堂侄女对外婆说好喜欢姑姑呀。我悄悄的和妈妈说她的头好臭,我下次不要给她梳头了。妈妈说:谁让你给她梳头的?我怒!
       外婆家在农村算是家境不错的了,舅舅是生产队长,妈妈时常寄些钱物给外婆家用,不无小补。当地很多人家都只能拿玉米当主粮,外婆家平时也是玉米屑与白米掺着一起吃,我们回去之后天天吃白米饭。夏天农忙,也正是蔬菜青黄不接的时候,几乎天天吃煮酸菜。家里人多,妈妈没舍得出钱买肉蛋改善一下生活:外婆家人好客,一桌子吃饭的不仅有家里人还有别的亲友。其实妈妈那时候身上的钱并不少,她大概是想着嘴巴上省一省,多留一些钱给外婆。外婆做了米豆腐,是米浆用碱水点成形,切成长方形小块,煮熟了蘸加了辣椒粉的盐水吃。做了豆腐,也是煮了蘸加了辣椒粉的盐水吃。没有味精没有麻油也没有酱油,真是太难吃了外婆家养了两口猪,猪食是剁碎的猪草与糠皮煮一煮,个头都不大,要养到过年才会杀,一只公鸡,是用来报时的,母鸡是用来生蛋的,也不能杀来吃,鸡没有长大,还没生蛋。
       妈妈回到外婆家无比舒心,就象女皇一样,管着生产队几百号人的舅舅在她面前就象个受气包:妈妈常说她上班之前从来没有干过重活,舅妈都得天天下地,她只需要做些杂活就好了(舅妈比妈妈大四、五岁,并不是外婆虐待儿媳妇),她参加工作时带了舅妈的嫁妆毯子,因为家里太穷了,备不齐被子。舅舅送给舅妈的彩礼,舅妈娘家一分钱没有留下,还添了二十块钱变成嫁妆给舅妈带到了舅舅家。
       外婆家地理位置不好,并不是人懒才穷,地少人多,交通不便,一直到十几年前状况才有了大的改变。
       当年,外婆家屋子里有很多小咬,白天也不见少,咬在身上又疼又痒,和蚊子不一样,因为蚊子晚上才出来,小咬白天也飞来飞去。没有电视,没有收音机,没有小说,只带了本日记本,被表兄弟无意中翻看。
        我馋得受不了了,一天问好几次妈妈什么时间回家,还拉着弟弟一起吵。弟弟和表兄弟在一起玩得十分开心:平时不肯让人的表兄弟都让着他,被我叨了几天也陪着我和妈妈一起要求回家。妈妈终于受不了我和弟弟天天吵,同意回去了,我们在镇上小旅馆住了一晚,在饭店点了个炒腰花一个白菜鸡蛋汤,真是太好吃了。    
       回到家里,食堂卖的辣椒炒肥肉也非常好吃,才知道自己在外婆家馋伤了。 后来妈妈再回外婆家,我和弟弟怎么也不肯跟了去。再后来,每天浑浑噩噩的过日子,外婆去世了也就不再有外婆家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