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翟东升暗示:中国帮助拜登儿子建的基金

11已有 932 次阅读  2020-12-05 04:09
一段18分钟的视频最近火了。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中共对外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翟东升,上周11月28日在总部位于上海的“观视频工作室”直播中发表的演讲,声言" 天下没有美元搞不定的事情是吧,如果一摞美元搞不定是吧,唉,那我们就两摞。当然这是我的工作方式了...."  台上台下都会心地笑了 。此处有掌声。


视频中还爆料他和中国高官为习主席访美打前站,站台习的新书英文版发布会,演讲中透露一个犹太人,不但在中国有一套四合院还有中国护照(国籍),炫耀电影教父中黑手党的威胁手段以及如何能直接影响美国决策圈等等。 演讲中更是暗示,中国帮助拜登之子Hunter建立的投资资金。

正所谓 ’他山之翟, 可以败絮'。

翟的原话:

“ 但現在我們看到拜登上臺了,傳統的精英,政治精英,建制派,他們跟華爾街的關系是非常密切的,所以大家看到了吧?拜登的兒子被特朗普說,妳在全球有什麽基金公司,發現沒有?誰幫他建的基金公司啊?明白了?這裏面都有買賣。” 


参与讨论的还有前亚洲发展银行前行长、中共央行前国际司司长张之骧、中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副所长丁一凡以及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


视频的链接在此。

https://mega.nz/file/O1lnjarA#sj-GFi7WUDMutwVB0AQjgTh1Q4rg-yMFgyPx9ksOXCI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SpcAOXg5v6hw3sNDnSJrTQUhrB9AXEgM/view

以上视频的英文字幕以及下面翟的演讲文字整理由一个网友曾女士发在她自己的博客里。摘抄其中一部分。 

//
1992年到2016年之間,中美之間各種問題都能搞得定?大家發現沒有,什麼的危機,不管是銀河號事件,還是炸大使館,還是撞了飛機,所以事情全部都是「牀頭吵架牀尾和」,两个月之内搞定。什么原因?這兒我抛出一个,可能又是要暴論了,就是因爲咱們上邊有人。我們在美國的權勢核心圈,我們有我們的老朋友。

“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用《教父》中黑社會經典手法搞定華盛頓“不聽話”書店老闆

時間關係,我這兒就不多展開,給大家講個小故事。張市長我看講得非常好,都是講故事,是吧?所以我也講個故事。

哎呀,可惜這故事……今天全網直播,據說百萬人在看,所以我得掌握一下這個度,不能把人給賣了。

這麼講吧,2015年,上上次習總書記訪問美國之前,我們知道,各個系統都要在美國幫他暖場,是不是?那麼咱們黨的某個系統,他在美國幫他暖場的方式,就是輿論,就是《習近平談治國理論》這本書的英文版新書,第一版新書發布會,放在美國,在他去之前,先搞個新書發布會,幫他造勢。

由誰來做呢?就跟今天一樣,他們發現,說翟東升,你這家夥比較擅長忽悠老外,是不是?因爲他們看過我怎麼忽悠老外的,他們覺得現場效果非常不錯,你來主持兼嘉賓,所以那次跟咱們今天這個活動很相似,我既是主持,又是嘉賓。

地點呢,領導定下來了,他說,這個誰誰誰,你們下週,下週禮拜四,下午三點半,去那個美國最重要的政治與散文書店,在華盛頓Connecticut大街,2650吧?好像是,專業書店,去那邊辦一個新書發布會,我們就趕緊去溝通啊。

大家知道這個東西方工作方式不一樣,你臨時抱佛腳讓我去溝通這個地點,時間,很麻煩的,結果那個書店老闆很傲嬌,他說抱歉,接待不了,接待不了,後來我就問,我說,你告訴我,哪位作者把這個場次定下來了?啥意思啊?天下沒有美元搞不定的事情,是吧?如果一沓美元搞不定,我就兩沓。當然這是我的工作方式。

結果書店老闆很傲嬌,說抱歉,我不會告訴你哪個作者已經把這個時間段定下來了,我們是有原則的,他跟我非常傲嬌,他跟我很裝,後來一打聽才知道,這哥們啊,以前是民主黨人, 以前做過駐亞洲的記者,對我黨非常有看法,所以故意的不配合。

後來我以爲這事兒給黃了,至少得換時間,換地點,是吧?結果,我把矛盾上交吧,讓領導去解決吧,反正我是客串的,幫忙的,是吧?

結果到了禮拜四早上,咱們那個部的副部級領導,也是那天的真正的keynote speaker,他給我打電話,說小翟啊,咱們按我方原計劃,在那個時間,在那個地點,繼續照辦。

吃完午飯我就趕去,結果領導到得比我還早,跟我介紹,今天我們之所以能夠得以按照原計劃順利執行,就是因爲我們今天這位功臣,他介紹一位大鼻子的老太太,一看就是猶太人,老太太給我遞名片,我叫某某某,我這兒名字不賣了,我叫某某某,請多關照,注意啊,一口流利的京片子,北京話,

我很驚訝,我說,哎呦,您這個中文講得比我還棒啊,我永遠改不了我的江蘇口音,您這個一點口音都沒有啊。老太太聽我誇她口音好,得意了,我告訴你啊,我不但會講中文,我還有中國國籍。
大家知道吧?你有外國國籍嗎?你如果有外國國籍,你就不可能有中國國籍嘛,是不是?她這個老太太是不可能爲了中國國籍放棄美國和以色列雙重國籍的,是這意思吧?

哦,我一下明白了,這是我們中國人民老朋友啦,下邊還有一句話,讓我印象非常深刻,我不但有中國國籍,我還有北京市戶口,長安街邊上,東城區有一套四合院,等你回來北京過來喝茶,這一年你在這兒有啥事兒,記得找我,意思嘛,這地點我罩得住。

然後我看見前邊那個很傲嬌的那個書店老闆滿臉黑起來,安排員工排桌子排椅子,很不情願,被人強按著幹這事兒,接這個茬。

我說你怎麼搞定他的?我們前面溝通,溝通不下來呀,很傲嬌的,老太太狡詰一笑,「我跟他講道理。」

大家知道這話來路吧?美國著名黑手黨電影《教父》裏面的經典臺詞,把人家馬頭給砍了,塞人家被窩裏面。

當然老太太不是黑手黨,老太太身份是什麼?她爲什麼在中國住了三十年?爲什麼講一口流利的京片子?就剛才我們講的,全球華爾街某著名金融機構,頂級金融機構亞洲區的總裁。當然再說下去可能政治不正確了。

大家明白我意思吧?懂得(給)掌声啊。

好,那麽其實就是說,說的白了點,其實就過去30年,過去40年,我們在美國利用他權勢核心。

拜登上臺了,我們需表示善意

我前面講過,華爾街在1970年代開始,對美國它的內政外交有非常強的影響力,所以我們有路徑依賴,但問題是08年之後華爾街的地位下降了,更重要的是16年之後華爾街搞不定特朗普。為什麽?很尷尬。特朗普以前對華爾街有過壹次軟性違約,所以雙方有矛盾,當然這個細節我就不多說了,時間可能已經來不及了。

那麽中美貿易戰過程中,他們也試圖幫忙,據我所知,美方的朋友跟我講,試圖幫忙,但是力有不逮。

但現在我們看到拜登上臺了,傳統的精英,政治精英,建制派,他們跟華爾街的關系是非常密切的,所以大家看到了吧?拜登的兒子被特朗普說,妳在全球有什麽基金公司,發現沒有?誰幫他建的基金公司啊?明白了?這裏面都有買賣。

。。。。

///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 小马 2020-12-05 05:05
    这哥们这个大嘴巴,居然在直播说这些事情。。。上层都是聋子吗?
  • I3超润之 2020-12-05 05:49
    小马: 这哥们这个大嘴巴,居然在直播说这些事情。。。上层都是聋子吗?
    最近还有个也是人大的,重阳学院李毅教授说美国这次(因疫病)活不成了。大概到2027年就得死。可能这位教授也持相同观点。觉得反正命中美国命名了,无所顾忌了。

    人大哪院历来奇葩多。之前我曾经住过哪里, 他家北墙正对友谊宾馆南门的一栋楼,有科学院几间宿舍, 出后门就是人大校园。我和roomates经常出没,我劫财他劫色。直到两台自行车都被人家劫了才作罢。后来我们就转战你们学校去了
  • 夜夜笙歌 2020-12-05 12:00
    不是吹牛吧?
  • I3超润之 2020-12-05 13:37
    夜夜笙歌:不是吹牛吧?
    不会吧。翟来北京上人大就一直没动窝,半辈子混在白石桥和皇城根,不会不知道吹这种牛是要后半夜到菜市口药店买刀伤药的

    It ain't what you don't know that gets you into trouble,
    It's what you know for sure that just ain‘t so

    --- Mark Twain (我老乡)
  • 彭丽芳 2020-12-05 17:29
    有一个两小时还多的视频,因该是其中一部分吧
  • lmmy 2020-12-06 03:32
  • lita 2020-12-06 17:51
    這麼不乾淨,就會被牽鼻子走了。
  • I3超润之 2020-12-07 09:18
    lita: 這麼不乾淨,就會被牽鼻子走了。
    关键这是一份有力的旁证。证明传说的Hunter的100亿美元的基金确实不是空穴来风。100亿的基金每年的管理费就是25000万美元。乌克兰的每个月5万美元的’工资‘ 就弱爆了。中共的手笔怎么也得比前苏联潇洒呀。说真,这点钱对中共而言就是一顿饭的tips。割一捆韭菜就出来了。

    美国参院外交委员会应该给翟东升下传票。为什么不?
  • I3超润之 2020-12-07 09:20
    彭丽芳: 有一个两小时还多的视频,因该是其中一部分吧
    求网址。youtube?
  • I3超润之 2020-12-10 01:09
    我找到了观视频的那个节目:‘金融创新能否引来华尔街之狼’。 是这个吧。华尔街的狼都被中共训练成哈巴狗了,这是一个伪命题。
  • I3超润之 2020-12-10 01:11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