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ZZ]003选区

9已有 10545 次阅读  2011-11-19 06:11

今天被复旦003选区的状态和日志刷屏了。

学政治学的人也来冒个泡。

首先,选谁,或者选什么,那的确是选民的合法权利。美国总统大选的时候也有不少人会选米老鼠,唐老鸭或者猫王。这样看来那些选苍老师的人至少选了一个活着的自然人,只不过此人没有中国国籍。很遗憾,另选他人却选到了外国人头上——就算恶搞也至少选个同胞啊,比如凤姐什么的。

当然,选了也就选了,反正是计入废票的。投废票也是你的权利嘛。

不过,在捍卫自己权利的同时,也要稍微发扬以下为他人着想的美德嘛。唱票、计票的工作人员都不是陌生人,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学啊。你这么一弄倒是有快感了,结果搞得你自己同学觉得哭笑不得,觉得自己在白忙活,人家对你没意见才怪呢。从政治学的角度来讲,你是在伤害自己的社会资本(social capital),所谓的社会资本,就是你可以依赖的社会资源的总和,包括你的同学。有统计学方面的数据可以证明,一个社会的公民政治资本越丰富,那么他们政治参与的热情也就越高。这也就是为什么西方有一条保护right of free association的原则。好,现在你把唱票计票的同学都得罪了,他们有充分的正当理由疏远你。由于投票是无记名方式,找不到这些可爱的恶作剧者,所以他们中有些极端的气坏了的人决定一竿子把复旦一船的人都打死——疏远所有复旦同学。结果就是整个复旦的社会资本都下降了——这对于任何形式的政治改革都不是什么好事。

当然,你们有损害你自己学校社会资本的自由,我没有说你们这样做是错的。我只是把一种可能的后果告诉你们。

 

其次,为什么这么多人在弃权和恶搞。

特别低的有效投票率表明严重的政治异化(political alienation)的存在。所谓政治异化就是大家都觉得这事情跟自己没啥关系,或者即便有关系自己也无能为力,抑或者大家都对现行体系没啥觉得需要修正的,反正结果就是大家都决定没必要"认真”参与这件事情。

复旦选民们大概觉得戏谑地投废票是一种很酷的抗议形式,表达对整体制度的不满。还是那句话,这是你的自由,没人有权利干涉你在选举中恶搞。

关键是恶搞的后果。

现在当局决定重新选举了。有人可能觉得在选举无效的情况下,在中国大陆,重新再举行一场选举其目的完全是为了粉饰某一小撮人的太平。你可以这样想。在中国这是一个非常难以证伪的命题。但你要是钻牛角尖钻到这个想法里,那也是没有办法改变现状的。

现在我们假定复旦大学她并不在中国大陆,而是在某个民主制度绝对健全的社会。为了使你们看到过低有效投票率的可能后果,我仍然假定你们在这个十分民主的社会里投了大把的恶搞票。两个候选人,来自不同的党派,竞选来当复旦选区的议员。结果由于你们大多数人决定恶搞——当然,在民主十分健全的社会,更加没人能干涉你们恶搞得自由了——两个人都没能获得法定的足够当选的票数。

结果呢?跟把复旦放回中国的结果一样,重选。为什么十分民主的社会同样要求在选举无效的情况下重新选举?

因为如果你们如果不能选出在国会代表复旦选区的议员的话,你们就不能在国会被充分代表(under-representation),那么你们就真的”被代表了“。就算你不认同所有政党的候选人,写一个自己选区内的独立候选人的名字也比投票给外国人来得实际。

什么?你们没有这个独立候选人?早干什么去了。。。

倘若当局想要危害复旦学生的利益,而你们由于恶搞没有选出自己的代表来阻止这件事情,那只能说你们没能保护好自己。

在一个并不十分和谐的社会,放弃自己唯一可能有效的自我保护手段,甚至把它当成儿戏 ,并不是成熟的做法。

当然,这仍然是你的自由。

 

接下来似乎选举的宣传方面也有些争议:候选人有没有让选民了解自己?

香港人是这么干的。前一段时间区议会选举,候选人会在选区的关键路段亲自给过往行人派发选举资料,简单地说就是拉票。这些人都不是全职政客。也就是说他们得牺牲自己的时间来争取赢得选举。那些指责候选人“没有来认识自己”的选民们可以以此为参考,仔细想一想,你愿不愿意扔下自己的论文、复习资料等等,在课业最繁忙的时候,翘掉复习课,站在光华楼门前向每个进出的同学派发选举资料?每天3小时?坚持一个礼拜?面带微笑?没问题?好,留下名字然后明年让大家都来选你,前提是你得一丝不苟地做到这些。的确,今年的候选人没有像这样跑来认识你,你觉得不满,这很合理。倘若他们真的这样来认识你,总该无话可说了吧?那么言下之意就是你觉得这样理所应当,换了你也能做到?如果是这样,那真的是皆大欢喜。

那些被称为“五毛”人们,当要为国情论辩护时,往往推出的就是资本主义民主制度是要花大价钱的,然后资本家有金钱上的优势就能操控选举云云。花钱是真的。花时间更是真的。你们对民主政治的热情有多高?愿意投入多少?要知道,香港并不是一个完美的民主社会。你们想要一个什么样的民主社会?好过香港的?那么就请投入更多的热情与时间吧。你花钱雇人来帮你撒传单你自己去写作业?那国情论就彻底胜利了。

大家究竟愿意付出多少呢?又能负担得起多少呢?都是问号。

 

最后讲一讲政治学这个东西。

我们只是学习政治学这个东西。

我们并不是政客。我们不会像20多年前某个漂亮姑娘那样认为用鲜血能换来所谓的民族觉醒。她才是合格的政客。马基雅维利要是认识她的话《君主论》就得重写了。

我们不相信革命和流血能带来实质的改变——某些政客才这么想。法国大革命、雅各宾派专政、十月革命、布尔什维克专政、古巴革命、卡斯特罗专政、伊斯兰革命、霍梅尼专政……还需要继续下去么?

我们相信只有不同思想之间的互动才能保障真正的自由。绝对正确的,完美的,毫无瑕疵的理论/制度/社会/国家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倘若存在的话,那一定是假的。即便是号称民主典范的美国也有过麦卡锡主义的污点;即便是马卡锡主义盛行时期,大家也没有把马克思的著作烧光。这才是自由。哪怕现在有人跳出来支持专制制度和种族主义,也要保护他的人格尊严和言论自由。如果你反对他,就必须用平和的语气和充分的论证来驳斥。

一般来说我们是比较讨厌卷入网络骂战的,因为互相自以为是地站在道德高地上互相扣帽子实在是一件不体面的事情。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应该对那些歇斯底里支持某些意识形态的人,比如说特别狂热盲目支持民主的人,保持警惕。要么他们是真正的斗士,要么他们属于弗洛伊德说的那种以“反向形成(reaction formation)”作为防御机制来掩盖自己专制嗜血本性的人。另一方面,令人感到失望的是,这些恶搞的背后反映的却是高才生们对于当今的政治局面处于一种习得性无助(learned helplessness)的状态,主观地认为自己无能为力,主观地不去有效作为,结果导致一个无法打破的僵局。过分地强调环境的决定性作用,只能使自己沦为现实的奴隶,丧失行动的主动性。

至于那些打定主意选择逃避的人,这的确是你的自由。只是你将的的确确欠这个国家的纳税人很多很多。

有些人可能觉得自己很精英,很优秀,所以得到很多也是理所应当。可能是对的。不过有个政治哲学家却不这样想。你聪明,你强壮,这些都不是你的功劳i,只是你走运投对了娘胎,所以你应该尽量帮助那些运气不太好,没有你聪明强壮的人,所以你应该比别人多缴税;你努力,你成功,这也不是你的成绩,你只是碰巧处在一个认为你的努力和成功有价值的社会而已,所以你应该尽量回馈社会,所以你应该比别人多缴税。

在感到自己的利益受到威胁,认为这个人胡说八道,为国家公开抢劫的行为作辩护,应当全盘否定之前,先来看看这个:还是这个人,他同时也认为政治权利和自由是不能拿来和经济利益作交易的;你不能为了省100万美元不让一个人投票。

你尽可以挑一个认为前者错误,后者正确的国度居住下来。不过在享受生活的时候不要误以为自己脱离了专制压迫,找到了真正的公平正义——你只是找到了最符合自己利益的组合而已。至于什么是公平正义,我们这些学政治学的,经常里外不是人的,时常既当五毛又当美分的墙头草、两面派,还将继续争论下去。

到死都不会有任何结果。

不过,这场争论本身就是争论的目的。

否则,拿什么来捍卫自由?

“放之世界而皆准”的“真理"吗?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 夜夜笙歌 2011-11-19 11:27
    选什么啊?
  • 落日霞影 2011-11-19 11:50
    yeyeshengge: 选什么啊?
    人大代表
  • 夜夜笙歌 2011-11-19 11:52
    落日霞影: 人大代表
  • 马丁丁 2011-11-19 17:08
    英国真有很搞怪的小党派,一会儿出一个竞选纲领的,比如什么宠物也可以有选举权啊之类的……

    其实,当搞怪变得伸手可及,成熟理智的人们不会觉得这有多么值得去尝试,大多数的人还是会认认真真对待他们的选票的
  • 落日霞影 2011-11-20 02:21
    马丁: 英国真有很搞怪的小党派,一会儿出一个竞选纲领的,比如什么宠物也可以有选举权啊之类的……

    其实,当搞怪变得伸手可及,成熟理智的人们不会觉得这有多
    哈哈,我想选我家小兔子做人大代表~~嘿嘿~~
  • 何鸿燊 2011-11-26 02:08
    受教了。多谢。
  • 竹林旧友 2011-12-12 20:58
    本来我在我们选区想选个喜羊羊或者灰太郎什么的,就来想想蒜了,就随便勾了两个,反正这些代表一个都不认识,选个你熟悉的,就蒜票数够了,也会被这个审查、那个审查给刷下来的。政治制度不改革,以后的笑话还要多。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