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小敷山房

7已有 10888 次阅读  2011-10-28 23:42
沈璎璎的超短篇了。有点像古代的传奇小说。要是七月鬼故事活动不要求原创,这个就是正中啊。

海宁程康安,世家子,倜傥多才,名重江左。天启初年,游经湖州小敷山,闻说唐代沈亚之的阴宅尚在,遂入山拜谒。争奈年代深久,墓址固湮没难寻,路径亦荒草纠结。终下得山时,已是冷月如钩,晚风如吟。

程生打了个寒战,忽听见山谷中幽幽的传来一阵乐音。

这声音似箫非箫,似琴非琴,如松涛呜咽,若姣花飘零,一声一声牵人肺腑。程生听不出个所以然,不觉痴痴的又往前赶了一程。一忽儿惊鸿照影,风流云散,那乐音却没有了。

路转溪桥,月光下亮出一角雅洁非常的精舍。遂叩门求宿。

开门的小鬟年可十余,巧黠明秀。程生心中一凛:荒郊野外,怎的会有这样大户人家的青衣慧婢?待要迟疑不入,只听房中有人问话了:“公子远道而来,想必累了。还不烹茶去?”

对影闻声已可怜。

何况佳人纤手,已然轻轻钩起珠箔。

程生心道:“纵是鬼狐之流,亦不容错此良机!”

素衣如水,缟衿若云,流淌到半室雪一样的月光之中。

寒暄几句,程生遂问:“方才山道上听见小姐的乐声,真乃天上人间之所无。不知是什么东西吹出的?”

女子莞尔,晃晃袖笼,捧出一只装若葫芦的物事,通体乌亮,却生了两排圆圆的眼睛,波光泠泠。

埙,程生是识得的,但从未见过如此极品。朦胧中看不清古朴的花纹,许是上古的遗物?那圆眼中悠然吹出的眼神,一如清泉飞瀑从石梁间溅落,又如朝岚暮霭在深谷中缭绕,众鸟高飞去,幽花落无声,奇峰峻岭间飞跃着的一个个白色的精灵。

昏昏然,乐音杳去,佳人却已不在了。程生一惊而起,急急唤了两声,却无人答应。只有那只古埙,黑黝黝的放在桌上。程生好奇的的捧来把玩,又对着月光照了照。

忽然,苍凉而又生硬的,——那分明是一只白磷磷的髑髅!一双空洞洞的大眼睛,茫然凝视着他。

“鬼呀——”程生一声惨呼,飞似的冲了出去,头也不敢回。

晓梦凄迷,冷露无声。小敷山的深处,依然荡着湿漉漉的流云。

“璎姐,那个书生真是有眼无珠,叶公好龙,还好意思说自己喜欢音乐。”薄雾中的童音,如风中的九子铃。

“父亲早就说过,当你用自己的头颅吹奏,便很少有人能够倾听。”


注:沈亚之,唐诗人,著有传奇《湘中怨辞》、《秦梦记》。后,杜牧过小敷山,曾于其墓前口占七绝《沈下贤》:斯人清唱何人和,草径苔芜不可寻。一夕小敷山下梦,水如环珮月如襟。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