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一阙《金缕》成绝调,半生寂寞付琴心

11已有 12045 次阅读  2011-10-29 05:26
沈璎璎的短篇旧作《金缕曲》,单看开头就知道是极好的文字:   

    旧历十三的月色是潮湿的,并不清冷,却也不够明朗,细细添着北京南城的千千万万的胡同巷陌。黑黑白白的剪影之间,偶然露出一角狰狞的兽头,或者一树幽艳的红石榴花,仿佛万籁俱寂中潜藏无数活物,在蠢蠢欲动。于是侧耳倾听,死寂的青瓦山墙下面,那些五色的潜流涌动起来了,那些熏醉的气息翻扰起来了,血红的灯,碧绿的酒,钗头的玉凤,足下的金莲,云篦击节碎,舞罢彩云归。说不尽的繁华温柔,原来都藏在这暧昧不明的月色底下。
   渐渐的,歌声远了,色彩淡了,南城的深处,纠结着的不过是一些巷陌,零落的灯影。月光穿过逼仄的巷陌,青石板路的缝隙间沤着积水,发出烂菜叶的酸腐气息。转过几个弯,胡同里最深处,横着一道半是倾倒的木栅门。透过木栅门,里面原是一间年久失修的祠堂。因为早已断了香火,无人看管。祠堂里的桃梗土偶都褪去了油彩,缺胳膊断腿的竟看不出是何方神圣。门板仄仄的掩着,似乎除了泥地上洒落的几缕月光,百年来再无人造访。 

     当年实体书看的,震撼了,一直记着。现在重温,还是感慨。沈璎璎的文章,一直给我李义山的感觉:红楼隔雨相望冷,珠箔飘灯独自归——华丽、隐晦、缠绵、清冷。   

    “在这样的舞台上,唱起一曲《金缕》绝唱。梅树下,惊鸿过影,座中衣冠似雪,英雄美人的一见倾心。然而壮士悲歌未彻,却终归变了声调;无人付肝胆,那个孑然弱女子最终抱琴而起……故事本身情节并不复杂,然而切入点的安排和叙述角度的转换、让这一曲唱得百转千回、荡气回肠。” 

     “人生本来是一场漫长的朝觐,------朝避猛虎,夕避长蛇,她已然独自跋涉了许多年,只要最后倒下时,白骨依然朝着最终的方向,她便能发出这一生最大的光华。”

     忠肝义胆,剑魄琴心。啼鸟应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长啼血…… 

     算是复仇类吧。

     丫丫地址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