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随园与笠翁(下)

4已有 250 次阅读  2021-04-03 11:15

吃的内容在《闲情偶寄》中所占篇幅不大。但和“美人养成”一样,这部分以小见大,很能体现笠翁的个性和情趣。李渔对自己的生活情趣一直非常自傲,曾给礼部尚书龚芝麓写信说:“庙堂智虑,百无一能;泉石经纶,则绰有余裕。惜乎不得自展,而人又不能用之。他年赉志以没,俾造化虚生此人,亦古今一大恨事。”他写《闲情偶寄》就是为了表明自己一生没有虚度,要把平生的小灵巧、小乐趣传诸后世了。

 

李渔是个蕙质兰心的人。他设计过很多室内装饰的小物件和家具,充分表现出独到的匠心。例如,他自己想方设法造的窗户式样独特,有时就是画框模样,可以装在船上或者家里用来“借景”。他的发明创造还包括一种冬天的连桌躺椅:椅子宽大柔软,可坐可卧,而且又在桌子底下隐蔽处配备了炭炉,冬天伏案写文时砚墨不会冻结,人也舒服。要是出游,只需要加上滑竿,就可以抬着走路上山。李渔对卧具也极为重视,声称“人生百年,所历之时,日居其半,夜居其半……是床也者,乃我半生相共之物,较之结发糟糠,犹分先后者也,人之待物,其最厚者当莫过此。”对他来说,卧具比与结发妻子的关系更长久、亲密,所以他不光讲究床帐,而且想办法在帐内设置一个花架,让花香“直入梦魂”,“俨若身眠树下”,听起来确实很美很惬意。

 

李渔对生活小情趣的执着还表现在吃食方面,其中依稀可见晚明三袁和张岱的影子。尽管他在《闲情偶寄》中大赞蔬菜“味含土膏,气饱霜露”,天地精华所钟,美味胜过荤菜。但他的爱蟹成痴众所周知:“予于饮食之美,无一物不能言之,且无一物不穷其想象,竭其幽渺而言之。独于蟹螯一物,心能嗜之,口能甘之,无论终身一日皆不能忘之,至其可嗜、可甘与不可忘之故,则绝口不能形容之”。这是说,对螃蟹他是情之所钟,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为了吃到蟹,李渔每年在螃蟹上市以前就开始存钱,家人笑他“以蟹为命”,他也老实不客气说这些是“买命钱” 

 

李渔其实同样爱花如命。他说:“予有四命,各司一时:春以水仙、兰花为命,夏以莲为命,秋以秋海棠为命,冬以蜡梅为命。无此四花是无命也;一季缺予一花,是夺予一季之命也。予之家于秣陵,非家秣陵,家于水仙之乡也。”他说起某年春天,因为过年已经把钱都用光了,到水仙开时,囊中空空,一文不名,没钱买花。家人劝他,一年不看水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回答说:“宁减一岁之寿,勿减一岁之花。”又说,要不是为了看水仙,干吗冒着风雪回南京,在他乡过节就是了。家人无法,只好听任他把女眷的首饰当了几件去买水仙花。可见,对他来说,爱吃蟹与爱花,爱设计园林、家具,爱打造美人一样,都只是彰显生活情趣的一个方面。

 

照说随园和笠翁两人生活的时代相隔百年,平生遭际也大为不同,本来不该有交集。但只因两人“吃货”的传说代代相传,后世的好事文人难免要将他们相提并论,不时拿出来一较高下。不过,《随园食单》与《闲情偶寄》两书中所载两人对美食的态度还是多少显示了他们不同的背景和地位。

 

比如,谈到汤面,有人将袁枚称为“挺汤派”,因为他在《随园食单》中称“做面总以汤多为佳,在碗中望不见面为佳”,并大力推销“鳗面”:大鳗鱼一条去骨拆肉熬汤,再加鸡汁、火腿汁、蘑菇汁,务求汤头鲜美,一大碗汤面几乎看不见面条。李渔则被封为“倒汤派”,因为《闲情偶寄》中有“汤有味而面无味,是人之所重者,不在面而在汤,与未尝食面等也”一段,对重视面汤忽视面条的做法不以为然,称这和喝汤不吃面没啥区别。李渔努力推荐的是他为家人所做的“五香面”和待客专用的“八珍面”,都是在揉面时就加入各种名贵食材和调料,务必使“精粹之物尽在面中”,让面条本身就美味无比。

 

随园不惑之年就辞官,但依旧出入权贵人家,生活优裕,喜欢“宽汤轻面”的吃法理固宜然,只因食不求饱,只为品人间至味,一派富贵气象。笠翁毕竟要为养家糊口劳碌奔波,必须精打细算。他用来和面的食材听起来再“高级”,食客没见到真材实料,也只能姑妄听之。而且,花这么多功夫洗手作羹汤,亲手揉面,尽管可能标榜为“生活情趣”,在时人眼中恐怕有雇佣不起家厨的“穷措大气”吧。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