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居丧

11已有 1899 次阅读  2020-02-01 01:51
今天正月初七,也是家父的头七。傍晚是给父亲上望的时候。他是大年初一清早6点35分走的。医生的诊断是心肺衰竭,来的太快了,前后不到半天时间,人天永隔, 措手不及。

他的病也属肺炎,不过和武汉肺炎不沾边,是延迟性肺炎。但发作症状是一样的。慢阻肺引起的呼吸窘迫导致血氧急速下降。血里的氧从93%饱和度到77%. 再到60+%几个小时人就休克了。美国老人说肺炎是你的朋友,这句话从临终减少痛苦程度上讲是有道理的。肺心脑 synthetic swirl down 差不多就是自然态的安乐死了。

我沮丧的是我误判了他的病情,没能给他送终。他是小年那天住进医院的。我有一到两个航班的窗口赶回他身边。我犹豫不是因为武汉之灾,1月20日武汉还没有现在这样谈‘汉’色变。因为住院前两天他的病情好转很多,医生甚至考虑让他回家过年,我原打算春运过后休假陪他度过冬天。三十那天家姐决定孩子们到医院过年。病房是一个套间,可以兼顾老小。结果他就是在新年钟声敲响之前进入昏迷状态。如果父亲能坚持几天, 即使处于昏迷状态,就算像今天这样中美航班停了,我绕飞全球也会赶回中国,可当时隔着半个地球实在是插翅难回啊,爸爸,请你的在天之灵宽恕我吧。

父亲1935年生人,属猪,本命年。老人常说本命年是个坎,可他已经一脚门里一脚门外过了这个坎了啊,但还是跌倒了,命哉痛哉。

愿父亲在天之灵安息,至少哪里不需要整天带氧气面罩。

在我看来父亲一生多厄。日据时期,老家闹腺鼠疫,因属高危流行病,日本军医也是下乡防疫的。据说我奶奶高烧几天了,人事不省。腋下淋巴结肿的比鸡蛋还大还硬, 被日本人扔到屋后马厩等死。我爸爸当时才几岁竞偷偷溜进马厩趴他妈妈身上吃奶,被一个叫高桥的军医发现,扯后腿倒提到前院要惯井里。我太爷苦求,高桥顺手把父亲甩到仓房顶上,扬长而去。奇迹是,奶奶和父亲母子居然都活了下来。这在死了一多半的村子里被话题了好久。

共产党来时父亲在外读书,50年代初爷爷37岁就病故了,从此孤儿寡母相依为命。我现在忆想,父亲好像每次运动都大小倒点霉的人,用妈妈的话说,就是地方越住越小,从京城到省城,从省城到县城,从县城到B城,从B城又出了城,最后到了一天只有一次火车停靠的边陲不毛之地。天当被地当床,棒子打鱼烧火棍赶狼的盐碱滩。那是文革中的一个五七干校。从前中学课本有一篇陶斯亮悼念她父亲陶铸的文章, 里面提到一个地名,就是那个地方。后来我在他留存照片里,听他们经常说起的大人物包括中央组织部长安子文,Y帅的亲属张x华等等。在哪片风吹草低见牛羊,骑骆驼放牧(骆驼不怕狼)的荒原和泥拓坯烧砖. 据父亲说, 安子文是受过皇封唯一可以不参加体力劳动的干校成员。因为安文革前是中组部长,对中央干部档案了如指掌,当时北京—乌兰巴托—莫斯科的特快火车,虽然不停站,但有时会有密件要送安子文,每到这时国际特快列车就临时减速,车尾押车厢会有人把一个硕大的牛皮信封举起,铁路站上有人接下来直送安子文,中间不许任何其他人过手,向北京送件也是同样流程。因为事前要层层电话通知协调火车,一来二去,周边城乡路段都知道那地方有神秘大干部,于是当地原住民也学会嗓门提高8度报地名,据说很管用的。估计老乡会很怀念这个榜来的‘特权‘的。

让我吃惊的是父亲一直不是中共党员。直到文革要结束了他才入党。不是他不积极,他上中学后就逮着机会就申请入党,可是人家不要他。悲催的是他根本不知道人家为什么不接纳他。直到改开多年后,当时的领导都退休才跟父亲说出原委。原来是因为他二伯我二爷爷的缘故。我二爷爷是被镇压的,我亲爷爷还陪过法场。就是毙我二爷的时候他亲哥仨都一字跪下。人家共产党不告诉你是陪榜还是陪走,枪一响我爷爷就吓的啥也不知道了。被抬回家的。以后做下病来,他早故短寿或许和这有关。多年前我问过我父亲,他不愿说这件事。只透露说是我妈家的一个上辈告的密,我二爷爷才遭抓捕屠杀。因果报应,我妈被婆家历史拖累随我父颠沛流离半辈子。而爷爷陪榜这个梗却是有一次从我妈妈嘴里知道的,那是她和奶奶吵架后。父母同窗相爱相亲,她自然也不会给我说当年我父亲家族如何集体反对(父亲一辈兄弟8人他行7)他们成亲。而我的外祖父,却是土改前参加革命,农会的头,又从抗美援朝死人堆里爬出来,大老粗。文革中造反派根本不敢碰他一根汗毛,这又穷又红的资本多少又罩着我父亲少受皮肉苦。

我家历史就是上个世纪共产党制造的人间闹剧的一个缩影,情节和小说一样坎坷曲折,却是完全真实的。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 夜夜笙歌 2020-02-01 05:10
    节哀顺变。正是多事之秋,自己保重。
  • 思想 2020-02-01 10:14
    共匪长期搞阶级斗争,把中上层人士划为这个阶级那个派,把他们斗死斗僵,结果中国成为下流匪帮统治的社会。
  • lita 2020-02-01 11:57
    家事堪比小说,节哀顺变!
  • yurichan 2020-02-01 13:50
    节哀。希望家族这些故事都能代代传下来。
  • 火法帝生 2020-02-02 00:47
    节哀吧。老人家享年85岁,去的比较快,没有受罪,总体来说也算喜丧。

    ---
    还有 你家的故事,蛮传奇,好像小说。有点严歌苓笔下年代文的韵味,
  • 彭丽芳 2020-02-03 13:07
    天行之子勿怨。有故事的人家多和气善共度时艰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