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早晨及开在我生命里的花

15已有 7194 次阅读  2016-03-01 03:58

早晨,同往常一样,骑行在上班路上。突然,路边花坛里的灌木吸引我的眼睛。前几日还光秃的枝杈,竟然冒出了玉米粒大小的芽苞。这些芽苞微微有些裂开,透出些许新绿。再细看时,发现这一路的各类灌木都活了过来,有的芽苞细细密密的,有的稀稀的,有的透的红色,似是花蕾。
      当然,只是因为我不经意地一瞥,才发现了它们的醒来。也许,在很久以前,它们就已经醒来了,默默地,静静地,悄悄地生长。只是,我没有发现而已。时间的河流似乎也是这样,平时就这么默默地,静静地,悄悄地流走,我们并没有感觉到。当某一天突然有所觉察,就到了生命的一个节点。人生的记忆,就是这一个一个的节点。大部分的时间和生命,其实是无声无息又没有痕迹地流走了。
    昨天回家较早。落日还有余辉洒在阳台上。窝在吊篮里,静静地看了一会儿风景。
    其实也没有什么可以看,窗户外面的颜色还是灰白色的,各种屋顶和架构。窗外倒是有几棵巨大的杨树,此时,结了一树的“毛毛虫”,看到这个就知道,春天真的来了。
    小的时候,山上有一种野花。总是在别的小草还没有出芽的时候,它就迫不及待地开了,紫色的,整个花朵也没有手指甲大,其状如兰。抽着长长的细杆,花苞总是低着头的,即使开放,也是微微地垂着,露出羞涩的紫色。那紫色极其浓烈,是孕育了一冬的生命精华。地面上见不到它的叶子,花朵通常是在一堆枯草中间就那么醒目地开着。我一直不知道它的名字,可是我爱极了这花朵,去山上玩的时候,总要采一大把。真的到了夏天,它还会开花,只是在漫山遍野的花红柳绿里,就注意不到它了。每当在冬天的山野,突然发现一丛小小的紫色,我就知道,春天来了。后来,我离开了童年的家乡,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一篇文章里,读到了它的名字,“紫花地丁”。很奇怪的却很贴切,只有见过它的人,才知道这个名字有多么准确。它就开着紫色的小花,地面上看不到叶子,当然,如果你肯扒开叶子下的枯草,你是能看到它的叶子的。
    生活的城市里,再也见不到这种野花。可它就那么开在我的记忆里,一如它初生时的鲜艳灿烂,它成了我心中春天的代名词。每当春天来临,即使现实中看不到,它也在脑海中出现,带来一个又一个我生命的春天。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